短视频改变农村和三四线城市

 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4月21日报道,原题:从养猪农民到网红,与中国短视频明星面对面 “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!”“为啥?”“不喜欢你的发型。”这段激烈对话发生在中国广西乡村的田埂上。年轻人吴能吉(音)顶着一头蓬乱黑发与前女友理论。事实上,这是吴最新迷你视频的开场。穿着黑运动裤、塑料拖鞋,24岁的吴看起来不像个网红。他把拍摄的上述微视频放到中国的视频平台快手上,短短3个月被观看770万次,得到29.1万个赞和1.5万次评论。吴每月从拍短视频中赚一两万元人民币,这是一名工厂工人3到6个月的工资。吴3年前开始在平台上发布短视频。当时他离开北京一事无成地回到家乡。但回村后他不知该怎么办,于是决定展示自己的日常生活。“起初父母很不赞同,希望我到工厂找份工作。但当看到我……可以此为生后,他们改变了想法。”

  吴的故事并非特例。“中国一些短视频上传者只能勉强谋生,另一些可能成为百万富翁”,澳大利亚迪肯大学一名传播学专家说,“在中国东北,整个地区都因这种收入来源被重新注入活力。”

  短视频在中国已成为巨大产业。据统计,截至2018年底,有6.48亿中国网民经常收看短视频,市场价值达118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106%。